首页 
|
 部门简介 
|
 民主党派简介 
|
 统战团体 
|
 参政议政 
|
 民族宗教 
|
 时事要闻 
|
 学习园地 
|
 学校首页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习园地>>正文
李维汉同志的统战艺术
2016-06-12 15:01  信息来源:统战新语

:今年是李维汉同志诞辰120周年。李维汉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,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忠诚战士,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党和国家在统一战线和民族工作方面的著名理论家和卓越领导人。1948年至1964年底,他一直担任中央统战部部长职务。他善于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实际相结合,围绕党和国家中心任务,提出适合国情的理论观点和政策原则,为党和国家的统战、民族、宗教工作在理论和实践上都作出了卓越贡献。

为纪念这位中央统战部的老部长,我们撷取4个李维汉同志做统战工作的故事,和大家一起感受前辈风范,领略统战艺术,更好地把新时期统战事业推向前进。

 

倡导召开神仙会解决思想问题

上世纪50年代后期,由于反右斗争逐渐扩大化,党外人士思想压力很大。李维汉与全国工商联主委陈叔通、民建中央主委黄炎培等商量,建议采取神仙会的方式来解决思想方面问题,缓和紧张气氛,得到民建和工商联采纳。

1960年元旦前后,民建中央和全国工商联联合召开全国代表大会,2000名工商界人士参加。李维汉建议并帮助他们改变那种程序化的开会方法,不搞什么检查过关,采取和风细雨的神仙会方法,创造宽松氛围让大家都讲话,讲老实话、讲心里话,敞开思想,以理服人,实行自己提出问题、自己分析问题、自己解决问题的三自方针,坚持不打棍子、不戴帽子、不抓辫子的三不主义

不料会议开始后,当时云南省工商联秘书长聂叙伦等几位代表的发言,遭到了一些与会者的抨击。李维汉知道后,立即把聂叙伦他们约到人民大会堂谈话,对聂叙伦等在小组会上的发言作了充分肯定,给他们撑腰。谈话后李维汉又邀聂叙伦等共进午餐,听他们汇报在小组会上反映的情况,说:我工作很忙,要我来听人讲假话,我是不高兴的。何必浪费时间呢?今天你们是讲了真话的,是不是够,我不能说,但这是好的。你们对党讲真话,够朋友!李维汉还说,这次座谈会,应该做到大家都讲真心话,应该允许别人有不同的意见。我们思想上还应该有个准备,就是自己反映出来的情况,不一定全面,将来如果有出入,怎么办?改就是了。李维汉的一席话,使聂叙伦等既拓宽了视野,又消除了心理压力,使民建和工商联的代表大会开得生动活泼,人人心情舒畅,取得了自我教育、共同提高的效果。

后来,李维汉又将神仙会的方法推广到其他民主党派,推广到各地工商界、知识界,不仅缓和了党和非党的关系,而且使党外人士在当时十分艰难的条件下,能够紧密地团结在党的旗帜下,为克服暂时困难贡献力量。

 

民族区域自治

建国后,我国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内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而不实行联邦制,就是党中央采纳李维汉同志的建议后作出的英明决策。1949年,人民政协筹备期间,毛泽东同志曾就这个问题征求李维汉同志的意见。李维汉同志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,认为我国同苏联国情不同,不能实行联邦制,建议在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内,在少数民族聚居区,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政策和制度。其理由在于:一是俄国十月革命前,俄罗斯民族是典型的压迫民族,而我国各民族包括汉族人民在内都同样遭受帝国主义的压迫剥削,都是受欺凌的被压迫民族。二是俄国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50%,而我国少数民族当时人口只占5%左右。三是俄国少数民族聚居集中,联系密切,我国少数民族大都同汉族或其他少数民族杂居或交错聚居。四是俄国经过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,许多民族实际上已经分离为不同国家,不得不采取联邦制把各个国家联合起来;而我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由平等联合进行革命,到平等联合建立统一的人民共和国。五是我国抗日战争时期,特别是1947年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后,已经对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取得了宝贵的经验。毛泽东同志很快同意这一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的建议,这就是我国长期以来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。建国以后,李维汉同志主持起草了《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》。后来,民族区域自治又明确地载入历次宪法,成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和基本制度。几十年来的事实越来越清楚地证明,民族区域自治是人民民主专政制度重要的组成部分,是我国各民族平等联合,团结在祖国大家庭内,共同建设社会主义的最恰当的国家制度。李维汉同志在我国民族区域自治方面作出的卓越贡献,是永远值得我们缅怀的。

 

与阿沛·阿旺晋美从谈判对手到朋友

阿沛·阿旺晋美与李维汉的友情是从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谈判时开始的,两人都是首席谈判代表。在刚开始谈判时,阿沛·阿旺晋美的心里压力很大,李维汉对他说:谈判就是民主协商,就是充分发挥民主,畅所欲言,各抒己见,经过反复讨论,达成基本一致的协议,而不是把一方的意见强加于另一方。他还对阿沛·阿旺晋美说:爱国的道路一定要坚持,不仅自己爱国,还要团结和带领更多的人一起走爱国道路,才有力量。听了李维汉的话后,阿沛·阿旺晋美感觉思想亮堂了许多,精神上轻松了许多。

通过长时间的谈判和接触,两人了解更加深入了,建立了深厚的友情。谈判结束后,阿沛·阿旺晋美在离京前,对李维汉说起有几个孩子现在印度学习,今后想让他们到北京民族学院上学,但孩子们在北京举目无亲,如果可以的话请帮忙代为管教,李维汉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了。

后来阿沛·阿旺晋美的孩子在北京上学时,李维汉和夫人吴景之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把他们接到家里去,了解学习情况,做点好吃的饭菜,就像亲生父母一样关心照顾他们。两家此后来往非常密切,关系一直都很亲,过年过节经常走动。直到李维汉去世多年后,阿沛·阿旺晋美夫妇尽管年事已高,但每年过春节都还要去给李维汉夫人吴景之拜年。

 

公私合营

1953年,我国经过三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,基本上完成了各项民主改革的任务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逐步实现工业化,对农业、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,进行社会主义改造,有步骤地实现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,成为党和国家的一项重大任务。这年春季,李维汉同志率领调查组,到武汉、南京、上海等地,对国家资本主义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考察和研究。调查结束后,李维汉同志向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报送了关于《资本主义工业中的公私关系问题》的报告。他在报告中明确建议:经过国家资本主义特别是它的高级形式——公私合营,对我国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利用、限制、改造及和平赎买,逐步完成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。

毛泽东同志看了这个报告后非常高兴,亲自打电话给李维汉同志,决定将报告提交政治局会议讨论。在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两次扩大会议中,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邓小平等同志都发表了重要讲话,充分肯定了这个调查报告。周恩来同志说,他当时也在寻找对私人资本主义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和途径,李维汉同志的报告解决了这个问题。就是在6月15日政治局会议的第一次讨论中,毛泽东同志宣布了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。这样,通过国家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和平改造,作为一条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改造的道路,在党和国家的指导方针上被明确地肯定下来,成为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李维汉同志在制订这个方针过程中,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 

关闭窗口

沈阳工程学院   党委统战部      版权所有